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ason的博客

走走停停

 
 
 

日志

 
 

婺源--中国最美丽的乡村  

2008-04-28 10:48:00|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son

 

       婺源并非什么大名鼎鼎的旅游胜地,但在象我这样的背包族心中她却是个自助游的天堂,吸引着虔诚的我前去朝圣。
       婺源,单从字面看来,给我感觉就象是位正在风光旖旎的山林里,用清清溪水漂洗那头美丽长发的纯情少女,而座座仿若隔世的明清建筑,被岁月洗涤得一尘不染的青青石板路,片片秋色尽染的层林,烟雨半浮沉的廊桥,更是少女身上多姿多彩的衣裳,让我在梦中已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忠实的伴侣--背包再次伴孤独的我踏上漫漫征途。
      熬了一夜的硬座,火车徐徐进入鹰潭,又跳上了开往景德镇的列车,再换上从景德镇到婺源的中巴。路上的风景在进入婺源境内是渐入佳境,“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自游人在天涯”。这曲的意境在婺源秋日的黄昏发挥得淋漓尽至。
      天快黑了,总算抵达婺源首府-紫阳镇.安置好后就到外面去解决我的晚餐,路上结识了一个杂货店的小老板,当他把我带到他爷爷处参观时,那一排排发黄的线装书让我肃然起敬,原来老人是当地有名的历史学家,参与了很多婺源书籍的编辑。
       翌日一早,我就乘着早上的轻雾悄然来到还在历史长河中沉睡的延村,在村口迎接我这不速之客的是一条毛绒绒的大黑狗。我轻手轻脚往里走,生怕惊动了这座半梦半醒的古村。当第一缕阳光穿透时空,轻轻地投射在那典型的徽派建筑--白墙黑瓦上时,村庄慢慢热闹了起来。我顺着光洁的石板路,从村子右边走,不时能看到早起劳作的村民,准备上学的孩子,各种各样的家禽也在凑热闹,合奏着欢快的晨曲,把刚才还在梦中的明清古村又拉来回到现实中。
       延村是婺源有名的古村落,由于该村的明清富商较多,村中建筑形式和规模上都充满了富贵之气。各祠堂楼院均外建出山马头墙,水磨青砖门面,门楼刻有精美的图案。堂屋有三间式,四合式,大厅式和穿堂式,均用天井采光。徽派建筑一大特点是房子均有较多的门,分大门,正门,二门,偏门,后门等,听当地人说,每逢雨雪天气,村民可通过各门穿堂过户而衣衫不湿。我参观了好几户人家,若不是小孩那鲜艳的红领巾,我会以为自己置身于几百年的古代了。可能还早,在延村我没碰到一个游人,村不大,转了一圈,我停在村头一小院子的前面,因里面传来了熟识的读书声,寻声而入,不出所料,这是一个小学校。让我震惊的是学校的设施相当简陋,桌椅破旧,墙壁灰暗,全校就二十来个学生,由一个老师全部负责。我生怕惊动他们上课,就悄悄离开了。学校旁边是个祠堂,修建得比学校漂亮多了。
     从延村出来再往北走1公里左右就是另一著名的古村--思溪村了,这里还是聊斋的拍摄基地,让我未进村先在心里平添几缕寒气。村子以幽雅为主要特色,一条泛着朝霞神采的小溪在村边每天上演着多少美丽的乡村韵事:洗菜洗衣服的,在廊桥上聊天下棋的,打禾晒谷的,构成了一幅幅美丽的图画。我轻轻踏过木板桥,进入了清幽的村里,每块木头,每棵树,每块石板,好象都在向我诉说这里动人的陈年往事。
    等我再往北,到达婺源的标志景点--清华镇的彩虹桥,晨雾已渐渐散去,廊桥在阳光的漂洗下显得格外的明亮迷人。桥长140米,宽3米,由11座阁亭连成一条壮观的长廊,桥墩之间均以木板铺设,桥上则设有危栏和长凳供行人休息。影片《廊桥遗梦》那若即若离的爱情你在这是找不到的,但走在桥上那晃若隔世的脚步声让你避无可避。离开廊桥,我特意去走了走那条在历史长河里沉浮了几百年的石板街。在婺源,无论你走到哪个村庄,登上哪个山头,总能看到一条条青石板路;乡村的街巷,全是方方正正的青石板铺成。行走在石板上,似乎走在历史的风尘中,特别是黄昏或清晨时,你碰不到什么人,眼前全是明清时代的建筑,让你无法判断自己究竟处于哪个年代了。
    惜别清华古镇,经紫阳镇赶往秋口,到了另一别具特色的小村庄---小桥流水人家。光凭名字就让人无法拒绝,最让人心动的是那条穿村而过的小溪,溪水清清,里面还放养了一些鱼,上面座座石板桥还有溪边的明清古建筑一起构成了一幅美丽的泼墨山水画。村里有个清代武状元的故居,屋里的摆设还是按原来的样子,但风光不再,只有状元自己亲手栽种的几棵树还在迎风展枝。屋口坐着个老奶奶,估计是状元的后代,满头银发理得一丝不乱,固守着祖辈最后的威望。当我进去时,她用平和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没有欢迎还是不欢迎的意思,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是对我这不速之客熟视无睹,还是不愿打乱了她自己的思绪?我在村里转了一圈回来,发现老奶奶还是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似乎已坐了几百年了。
    等我赶上最后一班车到达晓起村,已是日薄西山了。婺源的村庄名字都起得很有韵味,晓起村分为上晓起和下晓起,在路边的是下晓起。一下车,就可看到大名鼎鼎的梅花饭店了,店主俞阿姨因互联网的关系已是名声在外了。安排好住宿后,我先去了上晓起,这里的清代建筑是婺源保存得最好的,“进士第”“大夫第”“荣禄第”都修建得富丽堂皇,格调高雅,反映了当时婺源人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意识。上下晓起是由石板路相连,远远望去,两座小村庄在暮色中若隐若现,让我不由得忘了身在何处。当时已进入深秋时节,河岸的树林开始呈现出多种迷人的色彩,红的绿的黄的,倒影在水里非常好看。秋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了,而这里的秋天更是让我留恋。晚上独自到村边,看着柔美如雪的月光静静地泻在溪流旁的竹林上,小山村的夜里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此刻我觉得世界变的特别的宁静和祥和,一切的烦恼显得如此的微不足道。
    第二天告别纯朴的村民,我从江湾镇转车去黄山。婺源之旅结束了,但她留给我的却是无尽的怀念。如果说阳朔是广东的后花园,那婺源则是华东的一片乐土,一片可让你忘尽烦恼,心平气和的乐土。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