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ason的博客

走走停停

 
 
 

日志

 
 

阳光之旅  

2008-04-28 10:31:19|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ason

      或许我早就该去了,为了梦中那片美丽的阳光沙滩,那湾纯洁深蓝的海水,还有瓜果飘香的农场,不要再找什么理由了,背起背包起程,把这蔚蓝色的梦想变为现实吧。
      与朋友匆匆作别,我就独自在小雨中踏上了赶赴海南的征程。在一整晚的颠簸后,我总算在中国最南的省份--海南看到了那天的第一缕阳光!海口的早晨很静,海滨几棵椰子树在晨光中的剪影很美。因要等分别从广州深圳赶来的阿好和阿萍,早到的我只能暂时在海口打转半天了。中午时分,我们三个终于会合了,就直接奔赴我们在海南的第一站:南林农场。这里也是阿好的故乡,在她的描述下,我们对她家乡的美丽风光早就朝思慕想了。转了几趟车,一个美丽的热带农场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我们先和昨天已从贵州先到海南的文娟接上,再在阿好弟弟的帮助下,用了几个摩托车把我们从小镇拉到了一个真正的世外桃园--阿好家承包的果场。摩托车在狭窄泥泞的山路里穿行,我的眼光和心情早就被满目的翠绿和遍地的鲜花所吸引。在一片椰子林旁,车子没法再开了,我们重新背起背包,步行了一段山路,前面出现了一条美丽的小河,附近并没有桥,我们须脱鞋涉水而过。河水不太深,刚到大腿,清澈见底,河两岸是盛开的鲜花,与远处笼罩在雾中的山顶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过河后不远就是阿好家了。这是个美丽的小农场,路旁的水果伸手可摘,木瓜,番石榴,槟榔,椰子等各种各样的热带水果把她家点缀得如诗如画。阿好的父母早就在小山坡上等着我们的到来了,他们的身边还有几只狗,一群鸡鸭和一只猫在列队欢迎。我们先把背包放下,大家聊了一会,该是时候准备我们的晚饭了。我们分头行动,有的去找野菜,有的帮烧火洗东西,也有的清理一下房子旁的一小块空地,以搭帐篷。因这里还没通电,我们就在夕阳下把帐篷都先搭好了。因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一切感觉非常的熟悉和亲切,感觉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晚饭做好了,好丰盛啊!阿好附近的亲友也跨过小河来一起庆祝我们的到来。天已全黑了,我们点起了煤油灯,在大家亲切的招呼和问候中,我们吃了到海南的第一顿饭,却也是最难忘的一顿。
      晚饭后,我去那条美丽的小河洗澡,在漆黑的夜里,一个人在冰凉的河水中泡着,耳边是不知名的小虫为你合奏着动听的小夜曲,不时有几只萤火虫在头顶晃过,这时你可以什么都不想,静静地用心灵深处去感受那热带雨林夜幕下静谧的神奇魅力吧。清清河水轻轻地冲刷着我的身体,也同时在冲刷我的心灵。回到营地,我们一边喝着阿好父亲泡好的茶,一边看着满天的星星聊天。海南的夜空好象特别的清,很多星星就象是伸手可摘的。不知不觉中夜已深了,天空又下起了小雨,我们赶紧钻进帐篷。
     或许是我们占领了它们的地盘,翌日一早,那只公鸡就在我们的帐篷外叫个不停,似乎不把我们赶起来誓不罢休。我拿起相机走到农场转了一圈,随手摘了树上那些水果来吃。山野里早上的空气特别的清新,透着一股田园的芳香。不远的山头上有几头牛在悠闲地吃草,一只小鸟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不停地在我脚边跳来跳去找虫子吃。朝阳似乎是一张金色的薄纱,轻轻挂在椰子树梢,这里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安逸和谐,却又充满了生机。收拾好营具,在乡亲们祝福声中,我们依依不舍作别了这个美丽的童话世界。阿好憨厚的弟弟又找了几个朋友准备开摩托车把我们送到下一站--日月湾。路上经过农场的小集市,几个同行的女孩子在市场里拼命找各种当地的小吃来尝,阿好给我们介绍了在海南很有特色的彩票,我们四人一人想一个数字作为我们的号码买了一张海南的彩票,并打算中了奖就在这农场里住上一个月。南林农场比较偏,平时根本不会有游客来这里,这里的民风还是非常的淳朴。在市场各个小摊扫荡了一遍,终于上路了。摩托车在兴隆的热带雨林里穿行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来到了迷人的日月湾。
     停!下车吧,梦寐以求的风景就在眼前一一展现了:这片洁白无暇的沙滩,拥抱着那湾蓝色锦缎般的海水,海面上渔帆点点,一颗翡翠般的绿岛镶嵌在深蓝的海面上,岸上的椰子树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美丽。我光着脚踩在细软的沙滩上,头顶澄清的蓝天,背靠黛绿的山脉,人间美景尽收眼底。日月湾长约7公里,大部分是洁净的沙滩。这里到的游人很少,只有外来的渔民,美丽自然的风景保持得纯洁无暇。偶尔来的几个旅游车,也是打个转,买点纪念品就走了,几乎没有在这留宿的。午饭后,送走了阿好的弟弟,我们就无所事事地在大排挡旁的树阴下打个盹,再补上几段旅行笔记。旅途上带上自己喜欢的几本书,对我们这样的旅行者实在太需要了!在凉爽海风的吹拂下,听着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海岸,捧着书翻上几页,感觉好极了!
     下午5点多,在沙滩椅上睡了一觉的我看到阳光变得柔和了,就背着相机和三脚架到海边去追逐那迷人的日落景象,她们几个就脱了鞋在海边走,让清凉的海水一浪一浪地打在脚丫上,偶尔拣到的几个美丽的贝壳总能让她们欣喜惊叫。日月湾实在是太干净了,细软沙子一铺几公里,似乎从来没人走过,光滑得能把蓝天白云清晰地倒影在沙滩上;湛蓝的大海对我们真是毫不吝惜,总把些贝壳冲到我们的脚边;一些小蟹本想出来晒晒太阳,一看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总在我们的手能抚摩它们之前,就迅速钻到沙子底下,气得大家想挖沙三尺;六点多了,夕阳在岸边的青山上挂着,给海滩上每人都披上了一层金衣。漫步中,我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沙滩上有个小水潭,并插着一排桩木,在无人的沙滩上显得格外的抢眼。更神奇的是小水潭里倒影着一块诡异的彩斑,不知是从哪传来的。我赶紧拍了一张,等换了角度,想再拍,但神奇的天外来光来得突兀,去得迅捷,转眼就不见了!
    我独自再往前走了一公里,看到了几只停泊在岸边的渔船,一群孩子在船边戏水。原来这里有个小渔村。看着渔民那双迷惘的眼睛,我大胆地向他们村里走去。一番简短的介绍,我们互相有了了解。这里的村民就是靠海吃海,世世代代打渔为生。大海是个无穷的宝库,提供了他们赖以生存的食物,却又是个恶魔,每年总要打几次台风,把他们的房子全刮跑,甚至把他们的船打烂。村里的王叔叔告诉我,他们每天就重复这样的生活,早上七点多出海,中午回来。大点的渔船就到深海去,几天甚至几十天才回来一次。村民就这样在和大海的不断斗争中生存,大海在他们的眼里绝不止是一滩简单的碧蓝的海水,而是朝夕相处的神灵。或许我不能理解他们的真实感受,但渔民被海水映蓝了的双眼里,显示出对自然发自内心的热爱,他们比我更愿意,也更懂得如何和这美丽的大海和谐共处。。
    我很喜欢这种真正溶进当地人文景观的旅行方式,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享受和愉快,或许这是心灵的旅行吧。回到营地,我们先在海边的大排挡吃饭,然后就换了衣服冲向大海的怀抱。天已全黑了,我们只能在海边戏水。海水很咸,碰到眼睛会很痛,我们不敢游太出外面,晚上的风似乎大了,浪花一个接一个打向我们。看着黑色的海面和黑色的夜空,我突然感觉有种说不清的恐惧,这可能就是黑色的力量吧。上岸后,我们轮流去冲淡水,这里的淡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有的地方也自己打井。海南的雨水很充足,在一般地方淡水不是很大问题。
    泡上一杯很香的乌龙茶,我们懒洋洋地躺在大大的塑料布上边听海浪边看星星。这几天刚好碰上不知哪个星座的流星雨,所以我们看到的机会特别多。其中有颗很大的流星居然从西往东划了大半个夜空,简直把我们看呆了。放眼望去,十多条渔船一字排开,渔灯很亮,与天空的星星相映,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听阿好介绍,那些都是较大的渔船,渔灯是为了吸引那些鱼游到他们布下的网中来。在沙滩上扎营有个好处,你可以把沙子堆起来作枕头。听着悦耳的海涛声,这晚我们睡的很香。
    第二天起得有点晚了,海南的雨水实在太丰富了,早上的云层很厚,看日出是不可能了,但太阳光把云层钩出那金色的轮廓还是让我一次次地按下快门。等大家收拾好所有的露营用品,并装上背包,原想和当地渔民出海打鱼的,但时间已过,估计渔民早出海了,我不由得有点懊悔。胡乱地吃了点早餐,我们就开始徒步日月湾。
   日月湾是个非常纯洁自然的海滩,还没有被开发,这里没有成群的游客,乱糟糟的游乐项目,有的只是干净的海,没人的沙滩和姿态优美的椰子树。放眼开去,就是弯弯的海岸线,周围是碧海蓝天青山,简单的线条和简单的颜色却对我有着无穷的吸引力。海南地理民族及气候的分界点牛岭就在海岸线上,也是我们徒步的目的地。牛岭以北是以汉族为主,以南则是黎族苗族等少数民族散居。牛岭北面是干净美丽的日月湾,南面则是我们下一站的目的地---淳朴典雅的香水湾。徒步开始了,大家都把鞋脱了挂在背包上,光着脚在海浪刚刚冲到的地方走。太阳很猛,尽管做了防护措施,但变黑是少不了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感觉背包是越来越沉了,但我们还是有讲有笑。我看着那片深蓝的大海,真想马上把衣服换了跳下去游个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历程,如诗如画的日月湾就给我们用光脚丫度量了一遍。但我们到达牛岭后发现了一个较严重的问题:沙滩和牛岭那边是隔着一条小河的,根本不能徒步过去!
    大家都有点累了,把背包卸下,先休息了一会。我换上泳衣到四周去看看地形,跳进和大海连着的河里,先游到河流与大海的接口处,那里的浪很大,河水与海水相互冲击也造成了很复杂的暗流,水也有一米多深,想让三个女孩子和我一起把四个沉沉的背包顶在头上走过去的可能性为零。河的两旁长着中国唯一大面积的水椰林和一些青皮树,都是珍贵的国家二类重点保护野生植物,据说这里的水椰林是从菲律宾顺着海风漂流过来的。我此时却没心情欣赏这些美丽的植物了,河的中间有个小岛,也是布满了椰子树,吸引我的目光的是那只在岸边翻过来的小木船,我决定看能否把那小船翻过来,把我们几个渡到牛岭去。等我游上小岛,发现那船很沉,根本翻不动,就算翻过来,那船很破烂,也可能会沉船。难道要再次徒步日月湾回去?我回到沙滩那边向正在休息的同伴报告了我们所处的环境,正在彷徨时,河面传来了马达声,一只小船开了过来!经过阿好用海南话和对方的讨价还价,我们终于乘船来到了牛岭这边的沙滩。本来想翻过牛岭,继续徒步香水湾,但因我们不知要走多远才能在更为原始的香水湾找到补充供养和有淡水的地方,大家经过长时间的徒步后也确实累了,一番讨论后,我们决定上高速公路截车。
    上牛岭时,恰好碰到一个挑着几个新鲜椰子的村民,对又饥又渴的我们简直是喜从天降。每人喝了一个又鲜又甜的椰子,然后又把我们的水瓶也灌满了,总算又恢复了精力。走到高速公路边,大家放下背包,边休息边等车。海南的高速公路很不正规,路边可随时停车。不一会,车来了,穿过牛岭隧道进入陵水县,几分钟后就到了香水湾的入口出处。再往海边走了两公里的泥路,我们到了淳朴典雅的香水湾。
    若日月湾给我们的感受是惊喜的话,那香水湾给我们的就是震撼了。牛岭以南延绵七公里,都是白色细幼的沙子,海水那种逼人的钴蓝色我只在风景画册上见过,沙滩上不远处则是成片的椰子林。看香水湾的第一眼起我就深深地爱上了这里,此时任何华丽的辞藻都显得多余和苍白无力,能做的就是坐下来静静地欣赏,让自己全身心的溶如入到这幅图画中去。
    香水湾旁有个家庭旅馆,阿姨一家每天就在这为南来北往的村民提供了一个歇脚的地方,但外地游客比日月湾还少,我们在香水湾的两天,一个外地游客没碰到。这里有个小木屋,我们就把所有的行李挪到木屋的小阁楼里,在木屋上的走廊上把防潮垫一铺,就是我们的床了,先在海风中睡个午觉吧。
    香水湾的悠闲气息实在太让人着迷了,甜甜一觉醒来,睁开双眼,你觉得眼前就是一幅幅风景画,先喝杯茶,翻翻书,再补几段旅行笔记,然后就再看海吧,深蓝色的地毯无边无际,如果你的眼睛看累了,那请在小木屋上再睡一觉吧,没有人会来打搅你,再醒过来时,新鲜摘下来的椰子刚刚让村民收拾好,就摆在你的身边,尽情地喝吧。懒洋洋的下午过去后,我们又跳进大海与清晰的海水进距离接触。冲完淡水后,阿姨帮我们做好了香喷喷的椰子饭。饭后已是晚上九点了,我们搬了桌子和椅子到扎营的旁边,并向阿姨借了茶具,然后一边舒服地听海喝茶聊天,一边等那流星雨的再次来临。我把收音机打开,听着不知是马来西亚还是越南那边的短波,大家静静地入睡了。到凌晨三点左右,一场暴雨突然如泼水般打来,因为偷懒没有把帐篷顶棚盖上,不一会,帐篷就进了不少雨水,大家都醒了。当我冒雨钻出帐篷,手忙脚乱地在大帆布上找了半天才把顶棚找到,先帮她们的帐篷盖上,再盖好我的,雨却停了!我钻进帐篷检查受灾情况,发现进了太多的雨水,快可以养鱼了!她们那边的灾情也差不多,大家就拿了防潮垫,弃城而逃,离开沙滩回到木屋里。在木板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天快亮了,我拿起相机冲到海边抢拍了几张。因同伴还没醒来,我就独自一人顺着海滩往北走。大概走了有半小时,前面出现了几条狗,可能是附近渔村的,它们见我走近,就拼命嚎叫,好象是不太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试了几次都过不去,我只能作罢。回到大本营,我收拾了一下被大雨湿透的东西,把一些可洗的拿到海里去冲一下挂起来。海南的雨水真充沛,我刚挂好,天空变黑了,雨又下了起来。听说这段时间一天下两三场雨是很正常的,可是我们今天晚上的营地怎么办呢?幸好雨来得快,去的也快,太阳很快又露脸了。海水则随着天气的变化不停的变换着颜色。 
     早饭后,我们随意地做着各种事情,阿好及文娟在和阿姨的几个孩子打牌,阿萍在吊床上晃悠着看了回书,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我则拿着相机东拍西拍,很想用镜头把弥漫在香水湾的休闲空气拍下来。一直梦想哪天能在海边的小木屋坐下,听着海浪声泡杯自己喜欢的茶,原来这并不是很难实现的。
     中午时分,我在海滩漫步时,碰到了刚打鱼回来的渔民,就直接从他们筐里自己买了几条回去加工。下午我走到那渔民的家里,他们正在吃刚打上来的鱼,并邀请我一起尝尝那些海鱼的味道。他们的煮法很特别,居然没怎么加工,也没加什么调料,把鱼煮熟了就一锅端上来。我尝了几种,味道都非常的鲜美。我边吃边很感兴趣地问了他们很多问题,了解到了他们是如何和大海生生不息地相处的。渔民家旁有个小树屋,我爬了上去,并躺在上面看着美丽香水湾的种种风情。
     我们在下午时决定去不远处的光波镇上转一圈,更深入地了解当地的生活。经过三轮车在山路颠簸了半小时,我们到了光波最大的市场,我买了些菜和礼物准备晚上再到渔民家作客。买东西时,阿好把海南人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至,讲价时都由她出面,我们则一声不吭。晚饭过后,她们几个要下海游泳,我则缠着阿姨的孩子教我怎么爬椰子树摘椰子。
     来海南的第四个晚上了,我们还是决定在沙滩上扎营。因风较大,估计晚上肯定还会下雨,我把帐篷搭建在地势较高并背靠石头的地方。晚上雨还是如期来了,她们几个撤回了木屋,我看了看天气,也对帐篷的防风防雨性能很有把握,就独自在海边继续驻守阵地。等到天亮,海上的霞光美丽得让人窒息,但我却无暇欣赏了,因约好了今天和那些渔民一起出海打渔。
     出海前首先把准备工作做好,我很小心地帮忙包扎那些土制炸药,还有整理其他打渔的工具。时间到了,我们就向目的地出发了,他们还给带上了越南的那种草帽。但到了目的地后,发现今天的海浪特别大,渔民的船很小,这样的浪出去可能很危险,我们只能先找了阴凉的地方干等。一小时过后,浪还是那么大,为避免我的同伴担心,我决定放弃等待了。第二次出海的计划又泡汤了,或许是个遗憾,但人生总有不如意的事,下次来香水湾再去吧。
     文娟要坐晚上的飞机离开,今晚必须赶到三亚,故我们得和宁静的香水湾说再见了。阿姨请我们吃了午饭,并叫她孩子用摩托车把我们送到高速公路,在车子启动的那一刻,回头看看那生活了两天的世外桃园,再看看阿姨那友善真诚的笑容,我的鼻子感觉有点酸,很舍不得离开。乍一抬头,蔚蓝的大海异常瑰丽,蓝天白云下的椰子树停止了摇摆,似乎在为我们送行,真的要离开这幅画和画里善良的人们了吗?面对阿姨再三一定要再来的叮嘱,我甚至不敢回应,害怕自己一回到珠海马上又背着背包跑来。
     从香水湾到三亚不过一个来小时,但我们却如从遥远的农村进入了大城市,眼睛不知往哪放好。其实三亚是个小小的海滨旅游城市,靠着中国最南城市这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在旅游界享尽美誉。一般旅行的人到了这里,就觉得是自己到了最远最远的地方,天涯海角的名字更是让人无法拒绝。或许媒体宣传的太多,心中的期望值过高,也可能是刚从香水湾和日月湾过来,我觉得三亚远没有想象的漂亮。因不知在哪搭帐篷,也为了休整一下,大家决定今晚找个酒店,让帐篷休息一下。我们到海南好几天了,第一次住进酒店,后来发现也是我们这次海南行的唯一一次。安顿好,同伴都想去买东西,我们就到了那条土特产街买了些东西。晚饭后我们一起到三亚凤凰机场送文娟离开,分别时的伤感少不了,大家又约好了下次一起出行的计划。
    晚上的三亚还是尽显丰韵,特别是那条海滨路,更是在灯光的装饰下显得格外耀眼。回到酒店的咖啡馆,我们在柔和的音乐下静静地品茶,并研究后几天的行程。
    到三亚的第二天我们选择了南山和西岛,因现在是海南旅游的淡季,我们选择了包车。南山是这几年新起来的一个旅游点,但我对佛教实在是没兴趣,阿萍和阿好进去后我就在外面和司机聊天。从南山到西岛的途中,我们经过了天涯海角,但这对我们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毕竟很少人来三亚而不到天涯海角的,在司机惊讶的目光中,我们来到了珍珠码头,对面就是西岛了。远远望去,西岛就象是镶嵌在浩瀚大海中的一颗明珠。三海里的路程,快艇只用了十分钟。西岛是海南第二大岛,因靠近三亚,近年也成了旅游热区,西岛还有三千多渔民居住,但他们和旅游区是隔开的,互不相干。西岛吸引我的是那极高的海水透明度,有8-18米左右。刚离开快艇,踏上码头,发现十几米深的海底是清晰可见,各种彩色形状怪异的热带鱼就在海里游来游去。上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侦察地形,确定露营地点及活动计划。岛上的游乐项目应有尽有,但我想做的就是在岸边静静地看海。太阳渐渐西沉了,我们悠闲地摆了张凳子坐在沙滩上看日落,夕阳把西岛映照得金光闪闪,色彩丰满,椰子树,码头,木屋,丛林和石头都显得特别的迷人。因前几天都在东线的海滩上,今天才是首次的海上看日落。那团火红的圆球在海面上显得特别大,在西面慢慢一点一点地沉下去,映红了西天的云彩,我们就平静地坐在海滩上用心灵去感受那迷人色彩的变换。西岛暂时还没有住宿条件接待游客,故夕阳西下时,那些快艇繁忙地把游客从西岛运送回三亚。到了晚上,美丽的西岛竟完全属于我们了,其他的游客全离开了!旅游区搭建了些很漂亮的小木屋,本来是作为喝茶观海的,我们不客气地占用了,简单收拾好,先去海里游泳,冲完淡水,再回到迷人的小木屋吃带来的干粮。最让我们惊喜的是木屋晚上并没断电,我们可以边喝茶边看书,比香水湾和日月湾可现代多了。晚上的西岛因没了白天游客的喧哗,显得很宁静。我们来前做梦也想不到可以独享这迷人的小岛。闲聊了一会,大家把帐篷支好,枕着美丽的西岛甜甜入睡了。
    早上起来后,又该启程了,离开这小岛前,我们到了西面很少游客来的地方,坐在石头上看海。阿萍说她可以这样静静地看上半天,什么也不做。因海南旅程接近尾声了,我们把最后一站选在了亚龙湾。本来我的计划是坐蒸汽火车走西线,看看那片片瓜果飘香的果场,但时间不允许。亚龙湾是名震中外的旅游胜地,被称为“天下第一湾”,洁白细腻的沙滩也是一铺数里,海水的能见度也是极高,沙滩上的各高级宾馆更是让亚龙湾超凡脱俗。同伴到了亚龙湾看到那美丽的泳区高兴得不愿上岸,我则和酒店的一些工作人员在傍晚时踢了一场沙滩足球。我看到海底世界酒店的沙滩上有个搭建得很漂亮的观景台,就决定把今晚的露营地点设在上面,但为了晚上不至于被赶起来,我先和那里的保安人员搞好了关系。晚上我们在
观景台上吃着压缩饼干和果汁,听着那有点破烂的收音机传来沙哑的音乐,度过了我们在海边的最后一晚。白天沸沸扬扬的沙滩,到了晚上就偶尔几个住酒店的才会来走走了。
    亚龙湾的名气使得很早就有旅行团来了,看着小孩站在海边玩水那脸上兴奋的表情,我也受了感染,就频频按下快门。回到三亚市区,我们先去市场买了点礼物,接近我们上车的时间了,天空又象是打开的水龙头,大雨突然而至,难道老天也不愿我们离开吗?
    一周多的海南行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回头看看,瓜果遍地的农场,淳朴的渔村,无人的沙滩,多姿多彩的三亚,无不给我们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也让我们充分享受到了在路上的乐趣。
     再见了,海南,我们还会再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