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ason的博客

走走停停

 
 
 

日志

 
 

新疆--5  

2008-11-05 23:38:42|  分类: 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15--11/17        奥依塔克  喀什
      
         昨天晚上可能因为那被子实在很长时间没人用过了,里面有一些虱子,这帮家伙在我身上开PARTY,跳了整晚的华尔兹。早上我们在等女主人做饭的时间里,阿不多干尼用都塔尔为我演奏了一首传统的维族音乐。“都塔尔”的琴声清脆、悠扬,是新疆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钟情的也是唯一的民间弹弦乐器。它的名字来源于波斯语“dutar”,“独”意为“二”,“它尔”是“琴弦”之意,即两条弦的乐器。汉语译音也写为“都他尔、都塔尔、独塔尔”等。传统的都塔尔,构造与弹布尔相似,外形像个长柄的大水瓢,由共鸣箱、琴头、琴杆、弦轴、琴马和琴弦等部分组成,制作材料多采用经过自然干燥的桑木、杏木或核桃木,规格尺寸按照男士、女士和儿童的不同分类而定,通常分为大、中、小三种。大的柄上用丝弦缠17个品位,小的有14个品位,适合男女弹奏。演奏时右手五指并用,缺一不可,或拨或挑,或挑或扫,弹奏出来的琴音声音虽小但音色却很柔美,弹奏者尽可通过琴声淋漓尽致的抒发感情,所以维吾尔族人尤其喜欢用都塔尔自弹自唱。都塔尔是一个伴奏极佳的乐器,它除了在古典音乐《十二木卡姆》中作主要伴奏外,还演奏过有名的曲目《木夏乌热克木卡姆间奏曲》、《艾介姆》和《幸福的时代》等。维族人很喜欢他们的民族音乐,到处都能听到,一路走来,宾馆,车上,饭店,酒吧,电视等等,他们都爱不停地放他们的音乐,但我觉得今天早上阿不多干尼为我演奏的这首曲子是最好听的。音乐是超越民族,国家,宗教,文化等等背景的东西,就象今年年初的纽约爱乐乐团访问朝鲜,人类除了制造出战争,罪恶,谎言外,其实也创造了很多美好的东西。
         中午时分我截的那辆车是个一个家族承包做婚车的,他们把我带到里乌恰县的一个村庄,反正我今天的行程比较轻松,离喀什也很近了,就接受他们的邀请进了一个传统的维族园子,这是女方的家里,今天晚上就是新娘离开家的时刻了,可惜她是不能在今天见到外人的。恰好有两个维族少女说的汉语比较好,我在这除了可以免费吃了顿不错的午饭,还可以很好地了解到他们的一些婚礼风俗。其中有个女孩叫阿依玛热丽,出嫁的新娘就是她姐姐。她叫我晚上留在她家,可以看到他们一起送嫁等等风俗。但我已经答应了喀什的朋友今天下午到那里,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们。
        
         丝路明珠--喀什是维族人的首府,这也是我本次旅途的最好一站。因为珠海一个朋友的哥哥在这里工作,我这几天就住他家了。当我去到董大哥那里,发现可以随时洗热水澡,可以随时上网或看电视,再联想前几天在乡村里的日子,差别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董大哥在喀什最大的大学里当老师,他家就在校园里,每天白天都是我自己出去瞎转,晚上再回来和他喝酒吹牛。喀什师范学院很大,有一万多学生,我在校园闲逛时,看到一些学生在树下读英语,或在操场上踢球,或在教室里排练歌舞,突然很感动,刹时思绪万千,为了那远去的流金岁月,还是为了那些纯真的感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我现在所有的财富,去换回我的青春。
        
         在喀什的第二天,我约好昨天认识的几个大学生,其中一个叫海仁古丽(维族人名字都好几个字,我一般很难记住,就都写在旅行笔记本上)她们刚好今天三四节没课,就说要带我去喀什城里转转。喀什不大,很多地方用两条腿就可以走到。有了地陪,最重要的是她们的汉语水平已经达到可以和我自如交流的地步了,(喀什那些民族大学生上五年大学,第一年专门学汉语)我在喀什的日子显得很轻松自在。
         中午我们在艾提尕尔清真寺旁的一个非常漂亮的维族餐厅吃饭,餐厅外面正对着那个广场,这里的客人基本上都是维族人,加上这里的装饰和浓郁中东风情的音乐,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置身国外了。
        
         下午的老城也很值得一提,这里的老城很有特色,当我走在那迷宫般的巷子里,不时见到几个蓝眼睛,黄头发的维族小孩在追逐打闹,或几个维族妇女坐在门口闲聊,再配上湛蓝天空中偶尔翻飞的那群鸽子,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喀什了!
        
         在喀什的最后一天,我又去了艾提尕尔清真寺,因为今天是周五,那是穆斯林的大礼拜日,很多维族男人从四面八方赶来,还没到礼拜时间就在广场上唱歌跳舞,一到祈祷时间,所有游客都要离开清真寺,我就坐在广场边上,看着那些虔诚的穆斯林,思考宗教究竟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呢?象我去过的几个国家,天主教,佛教,依斯兰教,尽管宗教不同,但宗教的力量都很大,远超过你的想象。但我很赞同在塔利班倒台后,阿富汗一个新任领导人在朝拜阿里的一个宗教集会上的发言:如果我们不努力工作,搞好经济民生,祈祷将一文不值!
         回学校的路上,海仁古丽教了我一句祈祷用的阿拉伯语,学了半天,她们还是笑我学得不象,说如果我这样祈祷真主安拉不会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我问海仁古丽,为什么学校里的女孩子不包扎头巾和穿布卡,她解释说,学校不允许学生有任何宗教行为!我沉默了一会,问她们喜欢包头巾吗?她们全回答喜欢。我又沉默了。这时候除了叹息和沉默,我还能做什么呢?
        
        接近尾声了,我离开喀什是明天凌晨的飞机。下午我一个人在老城里坐着,让思绪上下翻飞。这次旅行有点辛苦,但我也收获了很多,认识了真正的维族是什么样子的,也得到很多人的帮助和接待。旅行的艰辛更能体现他们帮助的可贵,就象现在夕阳下,古老的土房旁,眼前这群维族小孩为我所唱的歌曲,尽管我听不懂,但对我旅行的最好回报莫过于此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